在港人眼里,现年61岁的钟庭耀及其“钟氏民调”早已臭名昭著。港人曾将钟庭耀主导的所谓“民调”嘲讽为“钟氏民调”,指钟庭耀表面上从事“学术研究”,实际却担当反动势力的政治工具,在香港局势紧张时刻发表具有引导性的“民调”,以配合反对派的政治行动,而且背后更有外国势力插手其中,通过金钱控制“民调”,制造假民调。

修例风波之下,“乱港头目”陈方安生近日委托钟庭耀主导的“香港民意研究所”撰写所谓民间“反送中民情报告”,试图以所谓“民情”继续干扰政府运作。

这并非钟庭耀第一次协助反对派利用“民调”煽动民众仇视政府、蛊惑市民“反中乱港”。自2012年起,在多次立法会选举中,钟庭耀均成为反对派操纵民意的“帮凶”,利用“民调”为反对派谋取利益,唱衰香港。

钟庭耀

钟庭耀还不忘勾结国外势力。2003年,钟庭耀首次承认其所谓的“民意”调查曾收受美国反华势力的资金资助。自此之后,其串通外国势力操纵、利用“民意”破坏香港的行为更加明目张胆,逐渐成为外国反华势力的“木偶人”。

至此,钟庭耀的“钟氏民调”,实际上已完全成为钟庭耀卖港求荣的工具。

祸乱香港的“钟氏民调”

在港人眼里,现年61岁的钟庭耀及其“钟氏民调”早已臭名昭著。

港人曾将钟庭耀主导的所谓“民调”嘲讽为“钟氏民调”,指钟庭耀表面上从事“学术研究”,实际却担当反动势力的政治工具,在香港局势紧张时刻发表具有引导性的“民调”,以配合反对派的政治行动,而且背后更有外国势力插手其中,通过金钱控制“民调”,制造假民调。

近期香港修例风波愈演愈烈之际,“钟氏民调”又迫不及待出现在公众视野中。

7月10日,“乱港头目”陈方安生主导的公民实践培育基金发起众筹,委托钟庭耀主导的“香港民意研究所”,就修例引发的问题、政府官员的处事手法及警权等进行“民情研究”,并撰写所谓民间“反送中民情报告”,试图以所谓“民情”继续干扰政府运作。

陈方安生称,钟庭耀的报告除了派发给市民和不同机构,亦会送到香港各外国领事馆,作为较可靠的资料库。此前,陈方安生已被曝不时会向美国驻港领事“汇报”最新的政治情况,并听取“指示”。对此,港媒指出,钟庭耀的报告很大程度上会被“汇报”给美方。

钟庭耀主导的“香港民意研究所”前身是1991年6月成立的港大民意研究计划,“钟氏民调”便是由此孕育出来。钟庭耀早年从香港大学社会科学系毕业后,于1987年在隶属于港大社会科学学院的社会科学研究中心担任助理研究主任,港大民意研究计划便是在此研究中心成立的。

港大民研计划是港大社会科学学院内一个自负盈亏的单位,因其属于自资活动,发表内容不代表港大,在其网站中亦有清楚列明“一切内容与香港大学立场无关”。尽管如此,港大民意研究计划依然挂着“港大”的名号,被钟庭耀包装成大众眼中具有“公信力”的调查机构,为钟庭耀之后被反对派及外国势力选中为操纵民意的“代言人”提供了“本钱”。

4月23日,港大民研计划宣布改名为“香港民意研究所”,脱离港大,开始独立运作,以众筹的方式集资经费。香港政界人士担心,钟庭耀日后靠募捐营运,届时机构或会更“名正言顺”地收取反对派及外部势力的资金,成为抹黑“一国两制”、特区政府的政治工具。

陈方安生此次的委托证实了上述人士的担忧是正确的。无论名字如何变更,“香港民意研究所”仍然是“钟氏民调”换汤不换药、继续祸乱香港的工具。

6月下旬,“香港民意研究所”宣布各项“民调”暂告一段落,包括政权关注的特首评分、政府民望等,要视乎资金决定延续哪些“民调”。“钟氏民调”的结果显示,现任特首林郑月娥的评分与民望在6月下旬创历史新低。

而在7月4日,钟庭耀曾在电台节目上大放厥词。有反对派听众称,如果设置攻击特首的问题做“民调”,就愿意捐12000元。钟庭耀立即回复称,“可以有很多种问法”,并趁机攻击现任特首。

“民调”成反对派 “配票”工具

钟庭耀曾宣称,港大民研计划旨在透过民意调查收集数据,研究和分析香港的民意发展。但在钟庭耀的控制下,其实质是为反对派以至其背后的外国势力服务,以此煽动民意,谋取利益,干扰政府运作。

2016年香港立法会选举期间,“钟氏民调”就成为反对派的“配票机器”,配合反对派所谓的“雷动计划”,误导选民,为反对派进行“配票”,把指定人物送入立法会。

2016年,“反中”头目戴耀廷、赵家贤等人联合香港泛民主派组织“民主动力”,全力推行所谓的“雷动计划”。

“雷动计划”通过美国反华势力在背后的支持,使用了一种新的技术手段操纵选票。反对派从美国获得一个最新的手机软件,通过卫星定位系统,只要“泛民”的投票者事先登记了手机号码和网址,9月4日当天,网站的控制员就可以通过卫星定位系统,知道这些网民何时到达投票站,何时离开,读取出反对派投票的人数和增长的速度。

而由于此前“占中”期间,港大民研计划都进行过几次所谓“公民投票”,有关选民的手机号码已经提前进入相关的电脑系统,即使不登记,网站就已经知道这些手机持有人的行踪和号码,从而在投票当日发挥巨大的作用。

除了提供数据支持,在立法会选举期间,“钟氏民调”还进行滚动民调,每日发表立法会候选人的支持率,企图向香港的选民说明谁有机会当选,谁的选情告急需要“雷霆救兵”,以便临时把选票投给落后的人。

在“雷动计划”的“配票”下,罗冠聪、刘小丽、梁颂恒等六位反对派的选举状况实现了戏剧性的转变,突然进入了当选的名单。

在此过程中,钟庭耀、戴耀廷、黎智英等人,还通过舆论大力鼓吹“港独”,散布“港独是香港的出路”“香港基本法有言论自由,就必须有讨论港独的自由”“如果港独候选人被剥夺参选资格,香港今后就没有自由投票的权利”等言论。

为港独势力造假 以“民调”进行“播独”

钟庭耀一路以所谓的“民调”进行“播独”最少25年。

港大民研计划成立第三年,即在1993年,“钟氏民调”就已经开始对香港市民进行“台独”和“藏独”的调查,并不断公布结果。

2007年,港大民研计划公布的“香港、台湾、澳门、冲绳民众文化与国家认同国际比较调查”中,直接加入了涉及“港独”的选项。2011年,港大民研计划为在“香港市民身份认同调查”的问卷中,有选项将“香港人”和“中国人”并列,后被批评议题设置就是“港独”。

而在非法“占中”准备和实施时期,钟庭耀也为“港独分子”的行动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2013年4月,违法“占中”发起人戴耀廷给了钟庭耀一笔80万港元的“秘密捐款”,供钟庭耀在2014年进行“占中公投”之用。

2014年,钟庭耀发起的“占中公投”民调确实极具煽动民意之嫌。比如夸大参与人数,出现重复投票和非永久性居民也可投票;在涉及两地关系的民调中,将香港人和内地人对立起来,以带有偏见的政治分类,制造出挑拨两地关系的结果,议题设置有“暗独”之嫌。钟庭耀后来被港大校委会报告点名批评该“做法不符预期标准”而受到处分。

彼时,钟庭耀被媒体问到是否接受就“港独”议题举行全民投票,钟庭耀竟称“无可无不可”,声称只要议题得到社会热烈讨论和有争议,都会考虑做。

“钟氏民调”还曾造假民调,协助港独势力挑动民众仇视政府的情绪。2014年,“钟氏民调”公布时任特首梁振英的民望评分为47.5分,学界质疑调查未有剔除极端数据样本,结论不能反映现实,亦不科学。后来钟庭耀果然被揭发,近千名受访者中逾六成给予50分以上,只因有数十人给予0分而拉低平均值。

为“美金”折腰祸害香港

除了为反对派服务,见钱眼开的钟庭耀也能为“美金”折腰,甘当外国势力的“木偶人”。

此前港媒就曾揭发钟庭耀受到美国反华势力“美国民主基金会”(NED)及下属“美国国际事务民主学会” (NDI)指示,操纵民意制造假民调的无耻行径。

公开资料显示,美国国际民主研究所(NDI)成立于1983年,号称是一个独立的非牟利民间组织,隶属于“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自1995年以来,NDI资助数以千万元给香港所谓“民主派”组织。2012年,NED拨款46万美元给旗下的NDI建设“门户网站”,推动香港学生参与普选。同年,戴耀廷主导的港大法律学院也得到NDI的资助,推出“港人讲普选”网上平台。

2014年NDI拨出77000港元给泛民派组织“民主动力”用于2016立法会选举活动,包括让钟庭耀负责做“港大民调”。选举期间,“钟氏民调”完完全全受到美国幕后操控,NDI香港经理薛德敖(Kelvin Sit)多次插手修改、加插问卷设计,意在加深市民怨气,挑拨市民与政府的关系,处心积虑地要令非法“占中”师出有名。

值得注意的是,NDI插手的“钟氏民调”在当年10月非法“占中”期间已经完成,但薛德敖10月底安排“民主动力”召集人郑宇硕与NDI总部高层联系后,该民调结果就离奇“被消失”。

在2016年香港立法会选举中,钟庭耀亦涉嫌收受NDI资助做“假民调”,包括任由对方篡改问卷问题及抹去相关记录,滥用港大之名为反对派及外国势力作“政治服务”。

曾不打自招承认“袋洋钱”

钟庭耀曾在多个场合一口咬定不曾与政治势力有瓜葛。

2013年9月,在一场有关“商讨日”的记者会上,钟庭耀强调自己过去及未来工作都没有任何政治及外国势力的联系,并会确保政治中立云云。

今年4月23日,钟庭耀宣布港大民意研究计划宣布改名为“香港民意研究所”时,再次强调“不为五斗米折腰”,民研计划会“继续保持诚信和质素”。

不过翻开钟庭耀的“话本”,其收取国外黑金进行所谓“民调”,早已有迹可循。

早在2004年立法会选举中,钟庭耀已亲口承认其“民意”调查接受“美国民主基金会”(NED)及下属“美国国际事务民主学会” (NDI)的资助。钟庭耀当时还向港媒承认,曾于2003年12月月接受NDI赞助,进行政党发展调查。

当时钟庭耀在一份声明中直接承认,“有关调查之经费由全国民主协会支付;而问卷设计、调查工作、调查督导、数据分析及报告撰写则由民意研究计划全权负责。”

2012 年香港立法会选举时,就有消息人士爆料“钟氏民调”曾收取“英国网络观察基金会”(IWF)给予的5万英镑进行民调。

但无论钟庭耀如何辩解自己的行为,事实已经屡次证明,“钟氏民调”每每在特区发展的重要时刻,总会“及时”跳出来发表不利于特区政府、不利于“一国两制”的“民调”结果,在反对派的“唱和”下制造民意假象,煽动民意,钟庭耀无疑是反对派的帮凶、外国反华势力的“木偶人”。

采写:南都特派香港报道组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