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遭夺权,或被暗杀,或站上被告席遭千夫指,但对于韩国总统这个位置,继任者们却依然“前仆后继”,也难怪人们会好奇:为什么明知无善终,韩国的政客仍对总统宝座趋之若鹜呢?

腾讯新闻国际频道独家栏目《聚焦》,本期关注:韩国政客为何挤破头也要进青瓦台?

8月29日,67岁的韩国前总统朴槿惠所涉“亲信干政案”迎来终审判决,这位被称为“嫁给国家”的女人,最终也未能逃脱“韩国总统无善终”的魔咒。如果终审维持二审(有期徒刑25年)判决,那么本就疾病缠身的朴槿惠恐将在狱中终老此生。

无一善终,依旧挡不住政坛争权

从首任总统李承晚至18任总统朴槿惠,韩国近半个世纪以来共产生了11位前总统,可这些曾经走上韩国权力巅峰的大人物,却几乎无一善终,即便是为后人铭记的第14任总统金泳三,当时也是在民众的谴责声中仓促卸任,更遑论遭暗杀的朴正熙、跳崖的卢武铉,以及年过花甲锒铛入狱的朴槿惠。如果说军人独裁总统朴正熙被暗杀是因为权力纠葛引起的“王位厮杀”,那么其他民选总统们的悲惨结局,就与政治倾轧及韩国特色的财阀政治脱不开干系。

或遭夺权,或被暗杀,或站上被告席遭千夫指,但对于韩国总统这个位置,继任者们却依然“前仆后继”,也难怪人们会好奇:为什么明知无善终,韩国的政客仍对总统宝座趋之若鹜呢?如18任总统朴槿惠,19任总统文在寅,一个是在父亲、韩国第5-9任总统朴正熙遭暗杀后,从青瓦台被扫地出门,一个是在亦师亦友的人生榜样卢武铉跳崖身亡后,心灰意冷远离政坛,最终却他们却还是挤上了总统大选的独木桥,成了政治对手。

韩国总统府青瓦台

民众把总统当救世主,总统们却纷纷掉进“怪圈”

韩国是一个“三权分立”的国家,按照韩国宪法规定,总统是国家元首和全国武装力量总司令,在政府系统和对外关系中代表着整个国家,在任期内制定内外政策、向国会提出立法议案,同时肩负着全国最高行政长官一职,是立法权和司法权之外的国家核心和能改变社会的“第一人”。

韩国也是一个苦难重重的国家,经历过屈辱漫长的日占时期,还是现今世界上唯一一个分裂国家,军事上没有战时指挥权,经济上国家命脉被由日资或美资掌控的财阀紧握,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每一次的总统大选,韩国民众都期盼着能诞生一位“救世主”般的总统,带领韩国摆脱这些枷锁。而为了迎合民众的期望,参选的政客在竞选期间纷纷制定“竞选公约”,从上下班时间、公休假日到削减学费,从提升就业率到创造就业岗位,政客们在公约上写下的每一笔都在“讨好”民众。

对民众而言,他们一次次在政客们的竞选口号面前群情激昂,可又不得不一次次地面对走下神坛的前总统们被调查、被定罪。

韩国前总统李明博

2019年3月6日,韩国第17任总统李明博在被羁押349天后获保释,他在任职首尔市长时推进了清溪川整治工程,凭借这一政绩,李明博在初任总统时获万众欢呼。2018年3月,李明博因“贿赂”、“非法挪用资金”、“逃税”、“滥用职权”等多项罪名被捕,此时距他卸任总统刚好过去5年。

朴槿惠支持者游行表达对其判刑的不满

韩国首位女总统朴槿惠被誉为“冰公主”,她在初任总统时几乎成了韩国时尚的风向标,热爱她的民众模仿着她的着装打扮和一言一行,对其爱戴程度可见一斑。可是结局呢,朴槿惠任期未满遭弹劾下台,失去权力庇护后狼狈入狱——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

韩国的前总统们用生命和牢狱共同组成了一个“怪圈”:任期之初风光无限,中期泥沼深陷,晚期或卸任后无一善终。

挤破头进青瓦台,就是为了“钱”和“权”?

尽管前任总统无不结局凄凉,可韩国政客们依然对总统宝座趋之若鹜。不想当执政党的在野党不是好党,不想当总统的政客不是好政客,其实历任韩国总统的过往早已说明一切——无非“钱”和“权”。11位前总统,4位贪污受贿,1位流亡,2位被夺权,1位遭暗杀。

全斗焕贪污,卢泰愚贪污,李明博受贿,朴槿惠受贿……腐败、受贿、逃税、滥用职权,这些名词几乎贯穿了“青瓦台魔咒”史。在阶级固化的韩国,成为总统不仅意味着莫大的荣誉,更能福及身边人,令后人获得受用无穷的隐形利益。

“嫁给国家”的朴槿惠无儿无女,看似形单影只,背后却有着缔造“汉江奇迹”的父亲朴正熙的福荫;难民营出身的文在寅虽两手空空,却承袭了好友卢武铉的政治资本——这些都是权力的延续。

检方在调查李明博时发现李明博的长子李时炯、哥哥李相恩等都牵涉“小金库”案,他们假借他人名义设立巨额秘密账户,通过逃税和挪用公款等手段疯狂敛财,数额令人咂舌;

第11、12任总统全斗焕在1997年获特赦出狱时被追缴罚金2205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3亿元),他声称“我只有29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700元)存款”,可随后却享受着奢靡的晚年生活,还在2012年豪掷数亿韩元为孙女办婚礼。至2018年,全斗焕才上缴了1155亿韩元罚金。面对29万韩元和1155亿韩元的巨大差距,全斗焕没有进行解释,至今仍逍遥法外;

第13任总统卢泰愚在企业界“横征暴敛”,被追缴罚款2628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5.5亿元);第14任总统金泳三之子金贤哲在父亲任总统期间被称为韩国的“小总统”,顶着父亲的光环四处“拿钱办事”,收受非法资金;

17任总统李明博涉嫌受贿111亿韩元(约合人民币6555万元)、贪污35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067亿元)——这一笔又一笔动辄亿计的非法资金,是无数普通人终其一生都难以企及的财富。

独身的朴槿惠没有子女,与弟、妹疏远,却养肥了一众亲信,“闺蜜”崔顺实小到“走后门”送女儿进名校,大到操控文化界、威逼企业捐款,没有一官半职在身的她却能一手遮天。

诚然,韩国的前总统们在就任之初都怀着雄心壮志,但在数年青瓦台生涯中、在亲人、亲信的影响下,在政治倾轧举步维艰的局势中,或难逃人性,或自愿,或被迫,最终“前仆后继”落入“怪圈”,成为一任又一任“青瓦台魔咒”的受害者。

韩国现任总统文在寅

现任总统文在寅在韩国“被朴槿惠背叛”引发的政治混乱中就任,成了民众心中力挽狂澜的英雄。从2017年3月10日朴槿惠被弹劾,到同年5月10日文在寅宣誓就职。民众用两个月时间找到了新的希望,这一次,他们是否找到了期盼已久的“救世主”呢?

本期作者:三韩观察家 高雪松

本文独家供稿腾讯平台,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