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景和山庄基本处于半停工状态。记者 高玉龙 摄

景和置业提出以代金券形式代替违约金。记者 高玉龙 摄

生活日报讯(记者 高玉龙)景和山庄四次延期交房后,山东景和置业有限公司至今无法向业主给出明确的交房时间。而更让业主不满的是,在山东景和置业有限公司书面向业主承诺的“在2018年6月底前,景和山庄项目所有楼体及小区内工程建设全部完工”承诺落空后,竟然提出了违约金以景和山庄车位、储藏室代金券的形式予以支付,并且所支付违约金总额累计不应超过已付房款的2%进行赔付。

延期交房一年仍未交房

2016年,赵先生跟女朋友一起在景和山庄购置了一套房产,按照购房合同,他所购置的这套房产在2017年底交房。原本将这套房产作为婚房的他,计划在交房之后就结婚。然而让他感到糟心的是,交房的日期迟迟没能等来,自己的这份感情也告吹了。

侯先生也是等了一年多,也始终没等到交房。侯先生告诉记者,他是2015年底在景和山庄买的房,按照合同约定,应在2017年5月份交房,但开发商连续多次延迟交房时间,加上开发商最近作出的“确保在6月30日交房”的承诺,共计延迟了4次。

“一开始承诺是2017年年底,后来又是今年3月份,又拖到5月份,后来又说在6月30日一定交房,但6月30日来的时候,开发商还是交不了房,并且雇人在现场阻挠业主们的维权,还在现场与业主发生了肢体冲突。”侯先生说。

业主李先生向记者出示了一份山东景和置业有限公司的《告业主承诺函》,上面显示,山东景和置业有限公司正式以书面形式向各位业主承诺如下:一、确保交房、绝不烂尾;二、在2018年6月底前,景和山庄项目所有楼体及小区内工程建设全部完工,并通过质监站单体验收。

基本处于半停工状态

李先生告诉记者,原本第一批在2017年5月份交房的部分业主,在向开发商维权之后,山东景和置业有限公司承诺部分已经通过单体验收的楼栋业主,可以收房,但必须要跟他们签订放弃违约金的不平等协议。“部分着急入住的业主无奈就签了这个协议,但后来发现,这部分楼栋根本就没有通过单体验收,开发商一直都在欺骗业主,目前已经入住的业主根本就没法正常生活。”

5日上午,记者在景和山庄小区看到,小区主大门目前还处于工地半封锁的状态,一辆挖掘机停在小区大门前,住宅楼下的底商也尚未完工,而现场并未有工人在施工。走进小区也可以发现,小区内部还有不少工程没有完工,部分楼体的施工围挡尚未撤除,小区的车库入口前尚堆着大量的建设物料,整个现场基本处于半停工的状态,仅有三四名工人在对部分楼体的外墙进行涂刷。

其中一位工人告诉记者,小区内还有不少的工程没有完工,尤其是小区的绿化工作尚未展开。“抓紧的干,这些外墙大概有两个月就刷完了,但绿化还没做的,今年肯定是交不了房了。”

违约金变成代金券

四次的延期交房,原本就让业主们感到气愤,但让业主们更加气愤的是,山东景和置业有限公司向业主们发放了一份《关于景和山庄延迟交房违约金实施办法》的通知,通知提出“违约金将以景和山庄车位、储藏室代金券的形式予以支付。”

业主向记者展示的违约金实施办法显示,违约金的赔付对象是购房合同约定为2017年12月31日前交房且已交清购房款的业主。根据合同条款,山东景和置业有限公司确有逾期交房的情况,而赔付应按照合同约定向买受人支付已交付房款价款的日0.015%,所支付违约金总额累计不应超过已付房款的2%进行赔付。

其中赔付方式是以景和山庄车位、储藏室代金券的形式予以支付,而代金券无法兑换现金且不找零,同时使用本代金券时不得超过车位或储藏室总价款的50%。“我买这套房子的时候,总价款在140万左右,按照开发商的条件,即使开发商延期10年交房,我能够得到的违约金只有2.8万元,还是他们发放的代金券。”业主刘先生有点气愤,“关键是他们最近还将车位的价格上调了不少,原本18万元一个车位,现在已经涨到了20多万。”

业主李先生告诉记者,早在他们签订购房合同的时候,山东景和置业有限公司就在合同中设置了霸王条款。在合同中第九条出卖人逾期交房的违约责任条款中明确标着“出卖人支付的违约金总额累计不应超过买受人已付房款的2%”。

事件进展 景和置业负责人始终没有露面

5日上午,数十名业主再次聚到景和山庄营销中心,打算向开发商讨一个明确的说法,但他们在现场并未看到开发商的相关工作人员。

“知道我们要来,都走了,尤其是负责这个项目的张总,现在打电话都不接。”

“自始至终,景和置业董事长都没有露面来处理过这个事情,给我们一个明确的说法,总是推出来一个张总给我们一些不切实际的承诺,现在我们希望开发商能够给出一个明确的解决办法。”

对于业主们反映延期交房及违约金被代金券替换,以及景和山庄的工程进展和交房计划一事,记者来到了景和山庄营销中心。记者发现,负责整个项目的负责人并不在办公区内。其中一位负责项目施工的工作人员表示“我并不了解所有的事情,我只负责2标段,目前我的标段已经完工了,其他的我不清楚。”

随后,业主向记者提供了多次出面协调及向业主作出承诺的“张总”的电话,但记者拨打时对方始终拒绝接听。